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《我的前半生》贺涵替老卓操办葬礼,陈俊生陪罗子君送平儿上大学

时间:03-21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68

《我的前半生》贺涵替老卓操办葬礼,陈俊生陪罗子君送平儿上大学

前情回顾:凌玲打了罗子君,罗子君带着贺涵去算账,得知陈俊生跟凌玲要离婚,贺涵同情陈俊生,罗子君不满意,两人冷战。最后和好,决定一起去送平儿上大学,出发前夜,贺涵接到神秘电话。正文:贺涵不仅去阳台接电话,还关上门,罗子君心里犯嘀咕:什么电话,还要背着她去接呢?心里一阵不舒服。她站在原地精神内耗,脑袋里两个小人开始打架:一个说赶紧走过去听听,可别有什么情况,另一个说千万别过去,夫妻间需要空间更需要信任。正在她犹豫着要不要过去的时候,贺涵从阳台出来,一脸担忧。“子君,我出去一下。”贺涵一边说一边穿好鞋子。“这么晚了,怎么还出去啊?什么事这么急?”罗子君问道。贺涵说:“刚才洛洛哭着给我打电话,说老卓又犯病了,这次情况很不好!我得过去看看。”罗子君听到这个消息心也跟着一紧,担心老卓。刚刚参加了陈俊生父亲的葬礼,这下老卓又病重,罗子君不禁在心里感慨:生命真的很脆弱。她也拿起外套,想要跟贺涵一起去,却被阻止了。贺涵说:“明天就要送平儿去学校了,你还是在家吧!万一明天我去不了,只能你自己去送平儿了!丫丫还得麻烦子群!”罗子君放下外套:“没事儿,你放心去吧!我把高铁票改签一下,反正咱们买得提前,大不了不玩了!”贺涵:“好,你自己看着办,我赶紧去医院了,洛洛一个人在医院!”罗子君递来车钥匙:“你快去吧!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!”贺涵到医院后,看见洛洛一个人坐在长椅上抹眼泪,赶紧跑过去:“洛洛,老卓怎么样了?”洛洛擦擦鼻涕,红着眼睛说:“还在抢救,医生说这次救过来的希望渺茫,即使侥幸活下来,基本上也是植物人了!”说着说着洛洛又大哭了起来。贺涵走过去,拍拍她的肩膀:“我先去找医生问问!”洛洛停下哭泣,抽抽嗒嗒地说:“我,我也一起去!”贺涵虽然跟医生很熟悉,得到的答案,依旧跟洛洛所说的相差不大。看着洛洛失望的表情,贺涵安慰道:“老卓这辈子该经历的都经历了,该享受的也都享受了,也值了!咱们尽人事,听天命吧!”洛洛鼻子酸酸的,开始回想这些年跟老卓在一起的日子,虽然没有成为他的女朋友,更没有如愿嫁给老卓,但是能够被他照顾也是一种缘分。老卓心里有没有洛洛呢?一定是有的,但未必是男女之情,更类似于父女之情。只不过洛洛一直对老卓有执念,一直单身不恋爱不结婚,守在他的身边。老卓很幸运,活了下来,但仍旧处于昏迷状态,医生表示:如果能醒过来就熬过了一关,如果醒不过来,就是植物人了。“贺涵哥,老卓还活着!真好!”洛洛守在病床边,握着老卓的手对贺涵说。贺涵笑笑:“是啊!老卓吉人自有天相!我替你守着,你先回去睡一觉!”洛洛摇头:“不,我不累,我要在这守着!贺涵哥,你赶紧回去吧!”贺涵看看手表已经凌晨3点多了,子君和孩子们应该都睡着了,他说:“我在这陪你一起吧!”然后给罗子君发了一条微信:老卓手术成功,我早起再回家,车票改签了吗?没想到微信刚发送成功,就收到回复:车票往后延期了两天!贺涵:还没睡啊?赶紧睡吧!罗子君:我起床上厕所,刚好看到微信,睡觉了!早上贺涵给洛洛买好早餐,就回家了,让洛洛有事打电话。下午的时候,贺涵接到洛洛电话,以为又出什么事情了,没想到却是个好消息:“贺涵哥,老卓醒了!”洛洛开心的声音传过来。贺涵和罗子君赶到医院的时候,洛洛正在喂老卓喝稀粥。见他们过来,老卓还朝他们笑笑。贺涵怕洛洛一个人照顾不了,替她请了一个护工。可是当天晚上,老卓就离开了人世,洛洛的心情经历了大喜大悲,哭得也痛彻心扉。洛洛抱着罗子君大哭:“明明已经醒了,还能喝粥了,怎么说没就没了呢?”罗子君拍着她的后背安抚,这时候才反应过来,下午的清醒不过是回光返照而已。老卓的葬礼正好跟平儿去学校的日子是一天,贺涵不得不留下替洛洛一起操办老卓的葬礼。所以,只能罗子君一个人去送平儿,丫丫送到了子群家。到火车站的时候,罗子君让平儿看着行李,她去取票,回来的时候竟然看见陈俊生站在平儿身边。罗子君问:“你怎么在这?”陈俊生笑笑:“平儿给我打电话,说想要我去送他上学!”罗子君转头看向平儿,平儿坚定地点点头,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。一路上都是陈俊生和平儿拎着行李,罗子君轻松了不少,平儿心情愉悦。为了跟前妻、儿子坐到一起,陈俊生央求了别人半天才换了座位。罗子君问:“你怎么没去参加老卓的葬礼?”陈俊生:“我让凌玲代表我去了!”罗子君只“哦”了一声,就不再说话,看着窗外的风景。平儿感慨道:“爸爸、妈妈,现在我觉得好幸福啊,好像回到了小时候!你们俩一起带着我出去玩。”到了平儿学校所在的城市,已经是大半夜了,没有办法办理入校手续,只能第二天再去。晚上不好找住的地方,因为学校附近的宾馆都已经满客了,都是来送孩子上学的家长。好不容易找了一间,还是大床房。罗子君跟陈俊生住在一个屋里都觉得有点尴尬,还在一张床上,更是无法接受。但是的确找不到其他的地方住了,只能这一间了。陈俊生看出罗子君的顾虑,于是说:“你们娘俩睡床,我睡地板!”罗子君这才勉强答应。贺涵参加完老卓的葬礼,跟白光一起回去,想着接上丫丫回家。子群知道他俩为老卓的葬礼忙碌了一天,必定疲累且吃不好,于是提前包好馄饨冻到冰箱里,他俩一到家,就煮上了。白光一边吃馄饨,一边刷朋友圈,竟然刷到陈俊生去送平儿的照片。还递给贺涵看,说道:“姐夫,前姐夫去送平儿了?”贺涵接过手机,看到照片里陈俊生和平儿两个人笑得阳光灿烂,喝了口馄饨汤说:“没听子君说啊?难怪今天葬礼上,没看见陈俊生!”把手机还给白光后,贺涵也开始刷朋友圈,没发现自己看不到平儿这条朋友圈。心想:一定是被屏蔽了!子群看贺涵脸色有点不好,斥责白光:好好吃你的馄饨,别老说话!吃完饭,贺涵带着丫丫回家。到家以后,心里有点不痛快,丫丫睡着后,他喝了半瓶红酒。他自己也不清楚是因为陈俊生去送平儿上学不痛快,还是因为平儿屏蔽他发朋友圈不痛快?第二天早上,天还没亮,陈俊生的手机就一直响,一看是凌玲打来了,陈俊生直接挂断。可是他挂断了三次以后,依旧打进来。罗子君和平儿也都被吵醒了,罗子君劝他接电话,可能真的有事。陈俊生眯着眼睛,皱着眉头说:“能有什么事?天天不消停!没事也得找点事。”不情愿地接了电话,可是听到消息后,陈俊生变了脸色。凌玲到底在电话里说了什么呢?欲知后事如何,咱们下回再聊!大家好,我是@琪琪妈的成长经(玛丽爱追剧),关注我,锁定精彩,不走丢!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